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0991乌鲁木齐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28|回复: 0

直播间里的“低价”黑幕

[复制链接]

221

主题

221

帖子

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
发表于 2021-1-5 16: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京报记者 韩福涛 赵朋乐 编辑 李明
" 家人们,福利来了!"" 宝宝们,最后一天,最实惠的价格!" 直播带货的风口下,守在屏幕前抢购 " 特价商品 " 已经成为很多人的习惯。
数据显示,2020 年前 11 个月,电商直播已超过 2000 万场。而狂欢的背后,头部主播屡屡 " 翻车 ",虚假宣传、问题产品的投诉不断。
近日,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部分直播带货套路满满,演戏砍价、哄抬价值。还有主播低价售卖三无日化产品,一些卫生用品生产商,甚至专门生产劣质湿巾,专供直播带货。
一名业内人士透露," 便宜货 " 已经成了直播间引流手段,而消费者买回家的廉价商品可能过不了 " 质量关 "。


直播间里的 " 表演 "

12 月 24 日,新京报记者以供货商的名义,参加了一场直播带货。这位名为 " 秋风在行动 "(下称秋风)的主播,在 5 个多小时直播里,推销了几十种货物,衣服、玉石、日化用品等应有尽有。


▲秋风的直播间里,摆着待销售的样品。新京报记者韩福涛摄
当晚数据显示,这场直播 3 万多人观看,卖出上千件商品。
主播秋风是黑龙江人,粉丝量近 150 万。在短视频中,他是经常帮助陌生人的 " 正能量使者 ";直播带货中,他是 " 为粉丝谋福利的亏本主播 "。
直播时,秋风会穿上笔挺的米色西装和高领毛衣,头发用发蜡固定,对着屏幕亲切地喊着 " 家人们 "," 家人们今天想要什么,秋风给你们先送一拨。"
新京报记者在现场注意到,除了秋风,房间内还有 5 名工作人员。挨着秋风的两位,一个负责在直播间上架商品,一个给主播递上展示商品。还有一位则窝在房间角落,盯着直播页面,在适当的时候配合秋风 " 演戏 "。
几乎每件商品,秋风都宣称是为了给粉丝送福利 " 亏本销售 "。在直播中,配合演戏的工作人员,会适时出来劝阻," 不能亏本卖货!" 有时甚至制造冲突,故意和主播吵起来," 你这不行,供货商不同意。我虽然是你的员工,但也不能看到你这么亏本。" 这位工作人员并不出镜,但观众能清楚地听到他的声音。
在销售一款翡翠山水吊牌时,秋风宣称该山水吊牌 " 价值上千元 ",为了回馈粉丝,只买 99 元。为了激发粉丝的抢购欲望,秋风宣称只准备了 5 块吊牌,还特意叮嘱工作人员不能抢购," 你们不准抢,总共就 5 个,你抢了别人还买不买了?"
一番展示后,这款山水吊牌的销量迅速飙到 19 单。但戏剧的是,这远远超出了主播宣称的 "5 个库存 "。见状,秋风赶忙解释:" 怎么抢到十几个,不好意思设置错了。" 上架的工作人员也赶忙表示是自己疏忽写错了库存量。
这时有粉丝为了不让 " 秋风 " 亏本,主动提出退货。秋风表情尴尬,勉强挤出笑脸,说会联系粉丝办理退款。
事后,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这个环节是他们故意安排的," 库存远不止 5 块。" 当晚,翡翠最终卖出了 14 块,主播也都一一发货。


" 价值上千 " 的翡翠进价 30 元

秋风在直播间售卖的翡翠山水吊牌,包装盒上印有 "CCTV 展播品牌周九福珠宝 " 的字样。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 周九福珠宝 " 虽然与周六福珠宝品牌相像,但两者并无关系。周六福珠宝曾发起商标维权,分别对 " 周五福 "、" 周八福 "、" 周九福 " 商标提起诉讼,请求宣告傍名牌商标无效。
这款翡翠也并非秋风宣称的 " 价值上千元 "。新京报记者从供货商处了解到,这款玉石的出货价仅 20 多元,配上一个成本三块二的缎面包装盒后,看起来会高档不少。


▲秋风在直播间叫卖劣质玉石和洗手液,并在展示商品时进行 " 砍价表演 "。视频截图
一位业内人士看了这款玉石的图片后,当即判断该吊牌价值低廉。" 纹路、工艺都比较粗糙,肯定是机器刻的,雕刻一个工费就几块钱。从成色看,也是比较低等的材料。"
这款 " 亏本销售 "、价格打了一折的翡翠,算上快递费,也能给秋风带来每件 63 元的利润。
当晚,秋风还卖了一款 " 新疆金丝玉平安扣 ",售价 19.9 元。一名从事珠宝鉴定的行业人士告诉记者,金丝玉通俗的叫法就是鹅卵石,价值低廉。但在各种套路助力下,这款产品卖出了 110 件。
事实上,在直播平台上,卖玉的生意非常火爆。公开资料显示,仅在云南瑞丽,就有近 4 万人从事珠宝玉石直播销售工作,2020 年 1 至 5 月,瑞丽全市直播销售额高达 36.6 亿元。此外广东、河南等地也有大量主播在直播卖玉。
不容忽视的是,这股热潮背后,虚假宣传、质量差、甚至遇骗的投诉也居高不下。
据媒体报道称,2018 年 7 月,福建宁德破获一起利用翡翠直播进行电信诈骗的骗局,主播高价兜售废石,不仅 " 演戏 ",连视频中的市场都是在租赁房内搭起来的。2020 年 5 月 12 日,瑞丽市公安局摧毁一个诈骗团伙案,他们在直播间诱导消费者买玉石原料,购买金额较大时,则以原石被切垮为由将资金吞没。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玉石直播的套路难辨真假,直播中的美玉常常与实物的落差很大。直播间会以强光灯照射展台,透过镜头,玉质的白度被提升了几个档次,但同时玉质的瑕疵很难展现出来。


2 元一瓶的 " 三无 " 洗手液

直播中,秋风还售卖了一款居能牌小苏打抑菌洗手液。9.9 元两瓶,每瓶 500 毫升。新京报记者从供货商处了解到,进货价仅为 2 元每瓶。
而在直播时,这款洗手液标价 59 元,主播表示为粉丝送福利,"9.9 元拍一发二,只有 50 单!" 很快,在主播推销下一个商品前,粉丝已经抢购了 46 单。


▲秋风在直播间叫卖劣质玉石和洗手液,并在展示商品时进行 " 砍价表演 "。视频截图

新京报记者在小商品市场走访发现,该品牌的洗手液进货价普遍在 10 元左右,2 元一瓶的廉价洗手液也能买到,但都是当地小工厂生产。
甚至有批发商报价 " 每瓶 1.6 元 "。商贩坦言,这样的廉价洗手液在市场上也不少见,因为价格低颇受带货主播青睐。" 这些低廉的洗手液质量很差,包装瓶成本都要几毛钱,洗手液还能值什么钱?"
记者注意到,这款居能牌小苏打抑菌洗手液外包装显示,其生产厂家为广州莱香日用品有限公司,地址在广州是天河区黄村庙元东大街 5 号 238 房。但经实地查看,该地址并没有这家日用品公司,该公司在工商注册信息登记的固定电话也显示为空号,工商登记信息上的另一个公司地址也不存在。
事实上,秋风卖的这款洗手液并非购自厂家,而是由一家供应链公司提供,除了日化用品外,这家公司还向主播提供各类化妆品、食品、服装等,几乎相当于一个小型超市。
他们从厂家进货,而后再加价卖给主播。供应链公司非常常见,很多主播也乐于从供应链公司 " 选品 "。主播只需要卖货,发货和售后问题都交给这些公司负责。
中国商业联合会洗染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郭继东向新京报记者介绍,有抑菌功能的洗手液属于消毒产品范畴,生产消毒产品需要将产品送检,经过一系列严格的安全性和消毒效果检验,并办理《消毒产品生产企业卫生许可证》才能生产和销售。而没有抑菌功能的普通洗手液,需要办理《化妆品生产许可证》。" 如果这两个许可证都没有,是不允许生产洗手液的。"
北京市浩东律师事务所张晓玲律师告诉记者,这种许可的洗手液,属于 " 三无产品 "。
新京报记者从供货商处得知,这款洗手液并非在广州生产,而是产自临沂本地。在供货商的介绍下,新京报记者在临沂一处城中村的仓库见到了 " 厂家负责人 ",对方坦言这款洗手液确实没有化妆品生产许可证,也没有消毒产品的卫生许可证,生产厂家就在附近的镇上。面对记者 " 参观车间 " 的请求,对方也以各种理由婉拒。
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告诉记者,疫情期间消费者普遍偏爱这类带有抑菌功能的洗手液,去年年初销售非常火爆。没有取得卫生行政许可,就意味着生产厂家的卫生情况得不到保障,这样的产品不仅起不到消毒杀菌的作用,消费者使用后,反而会造成细菌二次污染。

厂家特制次品湿巾,6 毛一包专供主播

12 月中旬,新京报记者在临沂走访发现,这类 " 三无 " 日化用品在市场上十分常见。在一家日化品批发门市里,店员给记者推荐了一款抑菌洗手液,同样没有卫生许可证,进货价格也不足两元。
随后店员又给记者推荐了一款小苏打洗洁精,1.3 千克一桶,进货价仅为 3.5 元。店员称,这款洗洁精因为价格实惠,很多带货主播都来此进货,销量也很好。然而当记者联系标签上的厂家时,一名负责人明确表示,他们公司没有生产过洗洁精。
除了日用品,湿巾也是很多直播间的热销品。
临沂靓倩卫生用品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生产婴幼儿湿巾和卸妆湿巾的湿巾企业,为了打开销路,该公司通过代理商向大大小小的各级主播供货。
12 月底,新京报记者以进货的名义前往该公司,一名负责人提议," 如果是直播卖货的话,建议你买进价便宜的湿巾。一分钱一分货,品质高的价格高,但是在直播间卖不动。"
这位负责人向记者推荐了一款 " 专门面向直播带货 " 的婴幼儿手口湿巾。" 这种湿巾就是专供带货主播的,卖的非常好,一包 80 片只要 6 毛 5,一箱十包。" 他给记者算了笔帐,即使打着送福利的名义,一箱湿巾卖 9.9 元,主播依然还有利润。
" 我们一个月能卖出 10 万箱,都是通过主播带货卖出去的。" 记者现场打开一包样品发现,这种湿巾的材质较差,轻易就能扯烂,比正常湿巾也窄了很多。


▲一家公司生产的廉价湿巾,专供直播带货。新京报记者韩福涛摄
这名负责人透露,这是厂家专门针对直播带货开发的产品,价格比正常湿巾低了一半,所以品质也是湿巾里最差的。" 在网购平台或实体店没法卖,只有通过直播带货才卖得动。"
为直播带货定制次品,这家公司不是特例。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另一家生物科技公司也有这个 " 套路 "。该公司市场负责人透露,他们公司生产的湿巾里,也有一款婴幼儿湿巾," 是专门是面向直播带货渠道的,出厂价也是所有产品中最低的,一包也仅需 6 毛 7。"
专家:应加大直播售假处罚力度

上述负责人还告诉记者,为了在直播间打开销路,公司特意在 " 天猫商城 " 开设了厂家直营旗舰店," 故意把旗舰店里的商品价格标高,以此凸显主播带货的价格优势。"
对方以一款羽绒服清洁湿巾为例介绍,在天猫旗舰店上售价为 19.9 元,厂家实际出货价 4.9 元,主播带货的话一般会卖 14.9。
一名直播行业人士透露,目前主播带货的产品多为小品牌,利润高、空间大。" 便宜货 " 是直播间吸引消费者的最大诱惑,尽管多数主播都宣称亏本甩卖,实际上的利润率却维持在 20%-40%。" 即使是一元秒杀的商品,主播也不亏钱,有些亏本商品,不过是为了配合刷单公司刷单而设的。"
张强(化名)经营内衣批发生意多年,后来转型直播卖货。他提供货源,邀请主播到店直播。他称,一些主播卖的品牌服装其实品质也很一般,有些甚至是贴牌产品。他在直播间卖出的内衣,虽然吊牌写着知名品牌,但其实是贴牌产品," 只需要花 3 块钱从厂家买个吊牌,小厂货就能摇身一变成为品牌货,售价也能跟着提高,在直播间也很受欢迎。"
事实上,随着直播带货的风行,引发的消费纠纷也居高不下,甚至不少明星直播间的产品也频频爆出质量问题。
2020 年 11 月 6 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了《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指出 " 售卖假冒伪劣产品 "、" 在产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 "、" 擅自删除消费者评价 " 和 " 发布虚假违法广告 " 等都属于网络直播营销中的违法行为。
2020 年 11 月 13 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了《互联网直播营销信息内容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其中第十二条第三款指出,直播营销平台应当建立黑名单制度,将严重违法违规的直播营销人员及因违法犯罪或破坏公序良俗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人员列入黑名单。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直播带货行业鱼龙混杂,处于信息劣势地位的消费者往往在 " 全网最低价 "、" 限量秒杀 " 等言语引导下冲动消费。还有一些演戏砍价的行为,也违反商业伦理,甚至涉嫌销售欺诈。他觉得,从监管上来看,应加大对直播售假行为的惩罚力度。除了建立黑名单制度外,还需要跨部门监管,对直播营销行业进行全面管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0991乌鲁木齐网X

0511.net镇江网 分享生活 温暖你我

0511.net镇江网|镇江大小事,尽在镇江网! 镇江网由镇江亿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组建。镇江网汇集了镇江本地新闻信息,视频专题、国内外新闻、民生资讯、社会新闻、镇江论坛等。镇江网是镇江地区最具影响力的综合性门户网站,是镇江人浏览本地新闻的首选网站。...

点击查看详情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友情链接